自2011年3月份開業至今,曆經兩個三年規劃,大業信托各項業務快速發展,走過了一條不平凡的自我跨越之路。管理信托資產從零開始,2016年末達到1,315億元,邁入千億級別行列;淨資產3億元起步,達到15億元,實現翻番;注冊資本從3億元開始,2016年末使用未分配利潤轉增至10億元;公司員工隊伍從籌備之初的不足10人,發展至今天的140餘人;公司業務網點以廣州為總部,逐步完成北京、上海和武漢等多城市的布局。

六年來,公司管理機製逐年完善,建立了科學、全麵的管理係統,管理逐漸走向體係化、高效化。公司不斷完善業務流程,積極建立現代科學的內控管理機製,鼓勵競爭,提倡創新,努力營造有序、高效的內部控製環境,形成和諧、統一的公司文化。

六年來,公司一直將嚴守風險底線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,始終貫徹執行“大合規、大風控”的理念,將風險管理工作貫徹到公司經營管理的方方麵麵,在嚴守紅線、底線的同時,注意把握工作的靈活度,保持公司風險控製與業務發展的良性平衡關係,力爭在發展中防風險,在防風險中謀發展。

六年來,圍繞業務發展需求,通過人才引進和內部培養,迅速建立起一支專業化的經營團隊,並建立起“能者上、庸者下”的氛圍和“人盡其能、才盡其用、能上能下、能進能出”的良性用人機製。 

然而,成績隻屬於過去。麵對中國經濟新常態和急劇變化的競爭格局,我們必須對自我和環境保持清醒的認知,對風險和挑戰做出精準的判斷,對策略和方式進行及時的調整。

2015-2016 年以來,中國內外經濟環境複雜多變。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低迷,貨幣和資本市場動蕩不安,中國的改革向縱深發展,經濟增長麵臨新舊動能轉換,新問題與新挑戰層出不斷,轉型陣痛短期在所難免。隨著宏觀經濟增速持續放緩,經濟進入“新常態”階段,信托業作為僅次於銀行業的第二大金融行業,也受到宏觀經濟下行等諸多因素影響。2015年三季度,信托全行業管理的信托資產規模首次出現自2010年一季度以來的環比負增長,粗放型斷崖式的增長已不複存在,整個行業經曆著從高速增長到轉型換擋、從規模為先到效益優先、從外生驅動到內生增長的全麵轉型和升級。

首先,宏觀經濟壓力增大,實體經濟增長持續疲弱,這導致非資本市場投資難度加大,投資風險提升。其次,實體企業麵臨經營壓力,金融機構也難獨善其身,管理的資產質量也必將麵臨變化,守住風險底線將成為所有金融機構麵臨的挑戰。第三,金融業競爭日趨激烈,“大資管時代”使得券商、基金子公司、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紛紛開展類信托業務,創新產品先發優勢不斷弱化。第四,信托業屬於輕周期行業,其傳統業務麵臨調整,原有商業模式需要轉變。第五,在互聯網金融等新興服務體的衝擊下,信托公司雖然在努力探索家族信托、消費信托與資產證券化等創新業務,而這些都需要時間、人力和資金等成本投入,其發展還有待市場的檢驗。

但機遇總是與挑戰相生相伴。首先,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在進行。其次,新的市場活力或將釋放。“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補短板”或能助力產業升級,現代化農業、高端製造業、醫療養老產業等或將形成新的增長點。第三,創新驅動成為重點發展戰略。中國將繼續推進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,鼓勵創新金融支持方式提高企業技術改造投資能力。第四,金融市場前景廣闊。與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金融市場尚處於發展初期,未來貨幣市場、資本市場與實業市場的金融需求將進一步增加。第五,居民財富積累激發投資需求。中國經濟30 多年的高速增長催生了居民財富絕對存量的大幅增加,高淨值人群對資產保值增值、家族治理等財富管理需求日益增強,這為信托公司開展家族信托等業務奠定廣泛的客戶基礎。

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、監管政策加強以及市場競爭加劇,信托公司的傳統業務發展遭遇瓶頸。大業信托將積極求新、求變,回歸信托本質,堅持“受人之托,代人理財”的市場定位,充分發揮自身地域、股東、人才及文化優勢,積極探索創新信托產品。公司將在董事會的正確領導下,嚴格按照信托相關法律法規開展信托業務,依托業務團隊的業務拓展能力和公司良好的內控管理機製,努力實現再次跨越式發展。